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炒股首选-免费炒股 > 免费炒股 >

免费炒股

股票交易如何加杠杆 股东:马斯克就是特斯拉,员工变迷弟,特斯拉成“粉丝后援会”

北京时间6月9日中午,特斯拉自动驾驶负责人Ashok Elluswamy在X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埃隆和特斯拉人工智能》的文章。全文如下:

埃隆·马斯克一直是特斯拉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的主要推动者。他总是推动我们去实现伟大的目标,即使这些想法在当时看来是不可能实现的。举几个例子:

早在2014年,Autopilot还是从一台小得离谱的计算机上启动的,这台计算机只有约384KB的内存和微不足道的计算能力(甚至没有原生的浮点运算)。他要求工程团队实现车道保持、变道、车辆的纵向控制、曲率等功能。很多人,甚至是团队里的人,都认为这些要求太疯狂了。然而,他从未放弃,并推动了团队实现这一非常困难的目标。2015年,特斯拉排除万难,交付了世界上第一套Autopilot系统。第二款最接近的同类产品多年后才面市。

2016年,特斯拉开始在内部开展自动驾驶所需的全部计算机视觉工作,而不再依赖外部供应商。很多人认为,将产品赌注押在几个月内从零开始开发视觉系统上是疯狂的,因为其他公司往往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然而,我们在11个月内就实现了这一目标。这是一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举措,它开启了特斯拉发展强大的人工智能团队之路。

他不仅推动了强大的人工智能软件,还推动了强大的人工智能硬件。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家汽车公司的特斯拉,也在生产定制的芯片,以高效运行神经网络。这个最初于2017年设计的硬件,在2019年2月投入生产,与迄今为止推出的硬件相比,它仍然极具竞争力。作为参考,这台五年前的人工智能计算机,它的人工智能推理计算能力大约是最先进的苹果M3芯片的8倍。它仍然能够运行建立在最新AI技术之上的最新端到端神经网络。

是他将解决自动驾驶问题的赌注押在了视觉和人工智能上,而不是依靠传感器拐杖和高清地图。对于体验过最新版本FSD的人来说,很明显它可以看到所有重要的东西,并基于纯粹的视觉来驾驶汽车。然而,早在2020年及更早,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显而易见。事实上,这个领域的很多“砖家”都嘲笑特斯拉和埃隆的这些选择。我们已经证明他们错了,我们向数以百万计的汽车交付了有监督的FSD,并证明只要有好的人工智能软件,汽车就能通过观察车外的情况来处理城市驾驶中的复杂问题,如转弯、交叉路口、礼让行人等。事实上,我们甚至去掉了雷达和超声波,只关注问题的核心,即人工智能。如今,特斯拉的原始传感器数量最少,但自动驾驶能力却比任何量产车都强,这几乎是一个悖论。之所以能押下这样一个力排众议的赌注,完全是因为他对这个问题有着极强的信念和深刻的理解。

2021年,他在特斯拉启动了人形机器人的研究工作,这同样早于任何ChatGPT,或其他人工智能崛起的明显例子。就像汽车自动驾驶一样,Optimus的开发也是为了让它具备能力、可扩展性和成本效益,以便广泛服务于世界。

我还可以继续说下去,但显然,埃隆是特斯拉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正是他对技术的深刻理解、疯狂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才让特斯拉成为了真实世界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埃隆的技术直觉,让他能在别人发现之前就做出这些重要的决定,这一点无与伦比。如果没有埃隆的雄心壮志,特斯拉可能会逐渐萎缩,成为“仅仅又一家汽车公司”。未来,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和实用的家用机器人将成为普遍的现象,全世界都会认为一切本该如此。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埃隆·马斯克推动前沿技术的发展,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图片

2.

Ashok澄清他的发文纯属个人意愿推动,而非他人授意:

“我想澄清一下,这是我决定撰写的个人说明,旨在解释埃隆对特斯拉的重要性。虽然写这篇文章的部分原因是考虑到股东投票,但我确实相信我所写的一切。”

埃隆也对他表示感谢:

“谢谢你,Ashok!

Ashok是第一位加入特斯拉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团队的人,并最终晋升为领导所有的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软件。

如果没有他和我们出色的团队,我们只不过是又一家汽车公司,正在寻找不存在的自动驾驶供应商。

顺便说一句,我从未建议他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写了这篇文章,直到10分钟前我才看到!”

2021年9月,首届特斯拉AI Day,埃隆和当时的自动驾驶三位圆桌骑士同台,背后是穿着Optimus机器人套装的表演者

3.

几小时后,曾经自动驾驶团队的三位圆桌骑士之一,当前的Optimus项目负责人Milan Kovac也发表了文章:

Ashok很好地总结了过去的十年。

2015年,当我跳上朋友的Model S时,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这辆车哪哪儿都在运行软件,有一个漂亮的大触摸屏(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屏幕”),可以通过在线方式频繁接收功能更新,还附带了一个手机应用程序,用于进行必要的远程控制。一家大型汽车公司怎么可能制造出这样的产品?这在当时是不合常理的(现在对很多公司来说依然如此)。

2016年初,我面试Autopilot团队的经历与以往大多数面试截然不同。我们首先就我之前构建的工作内容进行了技术讨论,当时有几位工程师和负责这个团队的高管参加。我们在白板上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讨论,大家一起就这个问题交换意见。我只在一些小型初创公司的面试中见过团队主管或以上级别的人。

接下来的每一次1对1面试都同样务实:都是作为工程师会遇到的真实编码情况,而不是其他大公司面试中常见的无用的LeetCode技巧。面试结束后,招聘人员带我参观了办公室。每个人都紧挨着坐在一起:Autopilot软件、硬件、车辆固件,还有很多其他团队,大家在一起无拘无束地交流。最后,我们走过埃隆·马斯克的办公桌,他就坐在那里,与工程团队为邻,而不是在任何独立的象牙塔里。

入职一周,我就和他一起在团队会议上集思广益,讨论Autopilot的技术难题,这和我面试时的情况如出一辙。在随后的8年多时间里,几乎每周都是如此。

很快我就清楚地认识到,埃隆是这种务实创新文化的直接幕后推手,这种文化渗透到了公司的方方面面。

一周又一周,我目睹了埃隆不遗余力地打造让人们生活得更美好、更安全的功能,清除一个又一个路障和不必要的层级,系统性地探究“为什么”的根本原因——所有这一切,都是在Model 3生产地狱时睡在工厂里、设计新车、努力消减成本,以及在全球各地启动新工厂的同时完成的。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所有这些章节、新闻头条和其他全公司范围内的困难时刻,当火箭在海洋中的无人船上着陆时,埃隆仍然每周与我们坐在一个房间里,经常是更长时间,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造出能更好地改变人类的产品。

当他在2021年人工智能日上宣布特斯拉将很快启动一项人形机器人计划,以推动未来的富足时,很多人再次发出了嘲笑和质疑。这个计划已实施两年,特斯拉正在积极测试早期版本的人形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很可能是第一批完全成熟的人形机器人,配备铰接式双手,通过端到端神经网络在真实工厂中自主执行真实任务,完全在机器人的计算硬件上运行,而且,同样只使用2D摄像头。

无论是否在特斯拉工作,我都要说:如果没有埃隆,这些令人惊叹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我只能想象,如果没有他的参与和奉献,我们的未来将会多么逊色。

如果您持有特斯拉股票,请抽出5分钟时间投票。

4.

至此,6月13日特斯拉股东大会埃隆2018薪酬投票揭晓前,董事会、员工、正反方机构、正反方散户,这六方都有代表人物出面发声,阐述了各自的观点。

董事会

特斯拉董事长Robyn Denholm解释为什么要求股东重新批准2018年绩效奖,而不是设计新的绩效奖:

六年多前,也就是2018年,特斯拉与埃隆达成了一项协议,而你们,我们的股东,实际上以压倒性优势批准了这项协议。

2018年奖励中列出的目标是如此雄心勃勃,以至于批评者们嘲笑说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果他未能实现其中任何一个目标,他将一无所获,他将绝对不会得到任何薪酬。

但埃隆没有失败,他带领特斯拉在规定时间的一半,即大约五年内就实现了这些目标。他的成功与公司的所有者——你们共同分享。

今年早些时候,特拉华州一家法院介入,用自己的判断取代了股东和特斯拉董事会的判断。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起诉时仅持有9股特斯拉股票,他要求撤销奖励。

在随后的几周里,我们成立了一个独立的特别委员会,这一委员会在独立外部顾问和咨询师的帮助下,对包括重新批准2018年奖励在内的其他方案进行了全面评估。

特别委员会认识到,如果2018年的奖励没有得到重新批准,那么特斯拉可能需要就替代薪酬计划与埃隆进行谈判,以激励他将时间、精力和心血投入到特斯拉,这将花费大量的时间和成本。

据估计,如果授予功能等同的新期权,可能会导致超过250亿美元的会计费用,而我们最初确认的2018年奖励费用为23亿美元。特别委员会认定,重新批准符合公司及其所有股东的最佳利益。

此外,我们认为,一码归一码,你们作为股东的声音应该发挥作用。我们相信,埃隆应该获得奖励,正如我们所同意的那样,他将因为他帮助建立的这家神奇的公司和他创造的神奇的价值而得到奖励。

特斯拉董事James Murdoch解答对埃隆的绩效奖再次投票是否会使特拉华州法院的裁决无效:

在否决埃隆的薪酬方案时,特拉华州法院批评了2018年有关该方案的披露,并认为股东们在2018年批准和投票时没有充分了解薪酬方案。

我们认为,新的股东投票将让这一论点不复存在。

股东们现在有机会再次就2018年的奖励进行投票,不仅完全披露了被特拉华州法院裁定当时未充分披露的所有信息,也完全披露了埃隆和公司自那以后所取得的所有成就。

正方机构

持有2800万股特斯拉的巴伦基金创始人罗恩·巴伦坚定支持埃隆:

“公司与埃隆之间的合同协议应该得到遵守。我们的回答清晰、响亮、明确:有埃隆在,特斯拉会更好。特斯拉就是埃隆。”

持有530多万股特斯拉的方舟投资公司创始人凯茜·伍德也在特拉华法院裁决后迅速发声:

“我认为,特拉华州法院的裁决迫使特斯拉取消2018年3月对埃隆·马斯克基于业绩的薪酬方案的投票,这是非美国式的做法,是对投资者权利的侵犯,也是对美国历史上最令人惊叹的成功公司之一的董事会的侮辱。”

反方机构

持有3160万股特斯拉的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宣布,将对埃隆2018薪酬提案投反对票。据路透社报道:

该基金表示,它赞赏“自2018年授予日以来,在马斯克先生的领导下产生的巨大价值”。

不过,“我们仍然对奖励的总规模、绩效触发器的结构、稀释以及缺乏对关键人物风险的缓解表示担忧”,该基金的运营方挪威银行投资管理公司(NBIM)表示。

2018年,这家基金也曾投票反对该方案。

“我们将继续寻求与特斯拉就这一问题和其他问题进行建设性对话”,NBIM 补充道。

埃隆点评:

“是的,这一点也不酷。

如果他们真的对基金持有人进行了调查,就会发现绝大多数人都表示支持。

到目前为止,在已投票的散户股东中,大约90%都对这两项决议投了赞成票。公众的态度是明确的支持。”

4月9日,马斯克接受了挪威主权财富基金负责人尼古拉·坦根的语音访谈

持有约950万股特斯拉的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CEO Marcie Frost申明,他们将投反对票:

“截至目前,除去将与特斯拉展开的对话,我们将不会对该提案投赞成票。我们认为这份薪酬与公司业绩不相称。”

有趣的是,5月29日,Marcie在CNBC电视台接受采访时提到,CalPERS在2018年就埃隆的薪酬方案投了赞成票。但事后,CalPERS官方账号澄清:CEO在节目上嘴瓢了,他们2018年其实投了反对票。。。

正方散户

持有4.8万股特斯拉的铁杆粉丝Jason Debolt说:

“为购买特斯拉股票,特斯拉股东经过多年努力所积累的资金、他们所有的研究、他们持有股票这么多年的耐心、所有的智慧和深思熟虑,都被一个显然比我们更了解情况的法官否决了。

埃隆把公司从每年生产几千辆汽车发展到每年生产几百万辆汽车,却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这是对特斯拉股东的侮辱。

这是给埃隆的一记耳光,根据法官的判决,埃隆过去6年显然是在免费为公司工作。

这是对所有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的公司的严重威胁,也是对股东投票民主程序的重大干扰。

这一裁决严重损害了特斯拉股东的利益。我们需要允许以与埃隆从事工作的疯狂难度相称的方式来激励他。没有人的工作不需要报酬。”

反方散户

持有约2760多万股特斯拉的廖凯原教授(Leo Koguan)从埃隆的坚定支持者蜕变成了攻击者:

“爸爸踩死我们,我们反咬爸爸一口。🐜

投了2768万6009股,反咬爸爸一口。🐜”

“我希望市值3万亿美元的公司是特斯拉,而不是英伟达。这位首席执行官优先考虑的是他的私人公司,而不是特斯拉。我们没有在为市场份额而战,而是在为他已被法院宣布无效的薪酬方案而战。”

5.

根据TeslaBoomerMama提供的背景信息,基于Broadbridge对整个市场的研究:

2023年,(所有公司的)股票机构持股比例为68.5%,散户持有31.5%。

特斯拉的机构持股比例为46%,散户持股比例为40%(剩下14%为内部人士持股)。

2023年,(对所有公司而言)80%的机构进行了投票(许多机构使用Glass Lewis或ISS),29.6%的散户进行了投票。

特斯拉在全球拥有1000万散户投资者,没有其他公司能与之相提并论。各位尊贵的特斯拉股东,还有两三天时间,请尽快投票,让13日的投票结果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