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炒股首选-免费炒股 > 炒股首选 >

炒股首选

能加杠杆的炒股平台 别让孩子染上“烟卡”瘾 | 世界无烟日

眼前雷州半岛宛如慵装的少女能加杠杆的炒股平台,任风撩过五彩的裙裾;赤红的是大片荔园里压弯枝头的果实;澄黄的是“菠萝的海”丰收的喜悦;碧蓝如天青石般的是金鲳鱼跃动的网箱波纹;葱绿的是在潮水上翻动着的红树林……

有商家号称自家产品是“绝版”“稀有”“真烟盒”,已经过消毒除味处理,更多商家擅自将“中华”“和天下”等带有商标的烟盒进行印刷销售。网上最贵的一个“烟卡”,售价高达一千多元。

建议教育部门或者国家卫健委牵头,做一些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的“纸卡”游戏来替代“烟卡”,以此降低“烟卡”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避免未成年人因“烟卡”诱导而成为烟民。

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责任编辑 | 曹海东

专家建议,保护青少年免受烟草烟雾及烟草广告的危害,避免未成年人因“烟卡”诱导而成为烟民。视觉中国 | 图

奥特曼卡之后,一种名为“烟卡”的新游戏在小学生群体风靡。

游戏规则类似“拍画片”:将废弃的烟盒折成长方形的“烟卡”,再将“烟卡”放在平面上,通过击、拍等方式,让“烟卡”翻面就算赢。

不少家长反馈,孩子们不只收集家里的烟盒,甚至要求父母购买烟盒、跑到垃圾桶里去翻找烟盒。而且同学之间还会互相攀比,拥有稀少、品牌价值高的烟盒就更有面子,使用印刷版的假烟盒被认为很丢脸……

烟草危害是世界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吸烟和二手烟问题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尽管玩“烟卡”并不意味着孩子们会吸烟,但这一行为还是引发了社会关注。

2024年5月31日是第37个世界无烟日,主题是“保护青少年免受烟草危害”。世界卫生组织(WHO)特意将世界无烟日定在国际儿童节的前一天,就是希望下一代免受烟草危害。

最近,各方均呼吁应对“烟卡”游戏加强引导和监管。作为一位8岁孩子的父亲,李恩泽亦对“烟卡”游戏深感不安。李恩泽是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公益法律中心执行主任。

2024年5月21日,李恩泽向国家卫健委、教育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有关部门投递建议函,提出生产、销售“烟卡”,诱导未成年人购买使用,侵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广告法、烟草专卖法等。李恩泽建议,相关部门应联合起来,加强监管,保护青少年免受烟草烟雾及烟草广告的危害,避免未成年人因“烟卡”诱导而成为烟民。

李恩泽还建议,相关机构开发包含中国传统民俗文化、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的“纸卡”替代“烟卡”,比如四大名著中的经典人物卡片等,降低“烟卡”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

值得注意的是,多地教育部门发布防止学生沉迷“烟卡”、别让孩子染上“烟卡”瘾等重要提示。海南、广东、江西等多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烟卡”销售展开专项检查。

2024年5月25日,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医疗机构控烟及健康促进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控烟与健康”学术研讨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爱卫工作办处长王璐介绍,将在下一步工作中,继续宣传“烟卡”游戏危害、电子烟危害等。

以下为李恩泽的自述。

大约在2024年3月,我看到《南方日报》报道“烟卡”在中小学生中风靡,忽然想起,我也曾经看到过孩子们玩这种游戏,当时没有特别注意,没想到它已经这么火了。

我女儿今年8岁,她也有类似卡牌,但是主题是奥特曼、叶罗丽,不是“烟卡”,而且因为学校管理严格,平时不能带任何玩具进学校,所以我并没看过她有跟同学们一起玩“烟卡”的情况。

但是,我的一些亲戚朋友说,在一些小县城,“烟卡”已经很普及了。孩子们收集“烟卡”的热情高涨,从早到晚就想着怎么收集“烟卡”,有些家里的祖、父辈抽烟,烟盒还没空孩子就去讨要,或者催着家里亲戚去买烟,再给他们烟盒,还有学校周边的文具店烟酒零售店等,也有烟盒出售。

网售“烟卡”违法

“烟卡”能在市场上大量流通,与线上、批发渠道息息相关。我在某电商平台搜索时看到,有7000件相关产品,名为“文化用品店”的店铺,商品几乎全是“烟卡”。

有商家号称自家产品是“绝版”“稀有”“真烟盒”,已经过消毒除味处理,更多商家擅自将“中华”“和天下”等带有商标的烟盒进行印刷销售,销量高的产品链接显示有上万人付款,花花绿绿的图案很漂亮,非常具有煽动和诱导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第二十条规定,烟草制品商标标识必须由省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指定的企业印制;非指定的企业不得印制烟草制品商标标识。而商标犯罪的量刑标准主要取决于犯罪的规模和情节。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此外,根据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任何含有烟草商标、标识的制品均不允许向未成年人销售。

我也看到有地方监管部门在辖区学校周边的文具店、玩具店等对“烟卡”销售展开专项检查,发现一些厂家擅自将“中华”“和天下”等带有商标的烟盒进行印刷销售,在处理相关违法行为时,只是口头批评教育,没收违法产品,显然是缺乏震慑力的。

攀比、“赌博”不可取

根据香烟价格,“烟卡”还被分为不同等级,如“和天下”“中华”等高级香烟制成的“烟卡”等级就高,而“高档烟卡”也成为了炫耀资本。据我了解,网上最贵的一个“烟卡”,售价高达一千多元。

即使是游戏,孩子们也会产生攀比心理,要把更贵、更好的“烟卡”赢回来,如果涉及价值昂贵的“烟卡”还会用现金或其他物品来抵资,这就难免带上些许“赌博”的意味,更加不利于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

在我看来,玩“烟卡”虽不能与吸烟画等号,但“烟卡”过早让孩子接触香烟,这种每天耳濡目染的接触,难免会让孩子产生好奇心,走上尝试吸烟甚至成瘾的道路。有一位检察官就曾说过,未成年人犯罪或是霸凌行为有很大比例都发生在吸烟的孩子身上,他们往往是成群结伙、抽烟喝酒,慢慢就变坏,所以我觉得创造无烟环境,正向引导也是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一项重要内容。

曾经,因为自己的卡牌被别的小朋友赢走,我女儿回家来还大哭过一场。所以我在想,如果有孩子被赢走了心爱的“烟卡”,可能受到的冲击与影响会更大。所以,临近六一儿童节,我也想为孩子们做些事情,就写了一封建议函,递交给国家卫健委控烟办、教育部、市场监督管理局等有关部门。

监管部门已注意

令人欣慰的是,监管部门也很快注意到了这一问题。

海南海口市、江西省于都县和南城县等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已在辖区学校周边的文具店、玩具店等对“烟卡”销售展开专项检查;广东广州和梅州、海南三亚、山东济宁、湖南长沙、甘肃天水等地教育局均发布了防止学生沉迷“烟卡”、别让孩子染上“烟卡”瘾等重要提示;多地学校也向家长发出类似提醒。

在我看来,网上销售“烟卡”是必须禁止的,学校周边文具店小卖店里也不能销售。其次,教育部门应该要求学校来加强监管与教育引导,杜绝“烟卡”在学生群体中成为流行游戏。最后,家长也必须起到积极的带头作用,首先做到不在家里吸烟,戒烟就更好了。

同时,我也建议由教育部门或者国家卫健委牵头,做一些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的“纸卡”游戏,来替代“烟卡”,比如四大名著故事、经典卡通人物或中国特有的动植物形象等能加杠杆的炒股平台,在游戏的同时还能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以此来降低“烟卡”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避免未成年人因“烟卡”诱导而成为烟民!